當前位置:紫夏小說 > 都市 > 許若清風花無月 > 第2章 立下威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許若清風花無月 第2章 立下威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落媛也不惱火,直接走了進去。

“姐妹們,這就是我的好表姐啊”林婷兒嗤笑道。

“哈哈哈,原來這就是婷姐的姐姐啊?”

“哎呦,姐姐真是高冷,竟理都不理我們呢”

“姐姐,你先坐著”林穎搬來一個椅子“彆去管她們,那幾位小姐,整日就知道仗勢欺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這個林婷兒,看來也是要完了。”

“冇事,我就在這坐著,你如果要忙先去忙吧”許落媛讚許的看著林穎。

“冇事,姐姐你好不容易來一次,我就先陪你坐著,再者說,這群人在這裡,我不放心”

哎呦我去,這小嘴甜的呀,這不妥妥大暖男嘛?

說話的功夫,她們幾個人已經在說許落媛的壞話了。

“我跟你們說啊,許落媛這個人,你們是不知道有多賤,真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還不是得被我拿捏”林婷兒笑道,望向許落媛的眼神,像是看白癡一樣。

許落媛靠著桌子,就那麼盯著她。

林婷兒心裡有一瞬間的發毛。

“哎你們看,她現在看著我的眼神,像不像個白癡啊?”

“他們那一家人,除了她哥哥,我誰都瞧不起,她阿母啊,像個丫環一樣,你叫她乾嘛,她就乾嘛,他阿父啊,雖說是個將軍,但是啊,整日嬉皮笑臉的,看著就不正經,還有那個許落媛,哼,一家子啊,都是些傻子!”林婷兒越說越起勁。

許落媛納悶了。

這還未及笄的女童,怎麼就這麼厲害呢?想當年她這個時候,還在玩過家家呢!

“林婷兒,我警告你,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你最好掂量掂量,病從口入,禍從口出,你最好明白這個道理”許落媛滿臉笑意的看著她。

林婷兒直接無視她。

“我當真是想不出,他們這一家,居然那麼好欺負,我家說做什麼,他們家啊,就唯唯諾諾的幫我們辦事情,哼,再厲害又怎麼樣,還不是得為我家做事,真以為自己有多厲害,還有我那姑父啊,不過是個什麼昭武將軍,就以為自己能上天了?哈哈哈哈,當真是可笑”

這下許落媛忍不了了,她可冇有那麼好脾氣。

林婷兒剛要開口繼續說,便突然被人拉了一下,她還未反應過來,許落媛就已經“啪啪”扇了兩巴掌。

“你們這些人,是想繼續留在這裡看林婷兒的笑話,還是全部都滾?”許落媛看著她們,眼底滿是怒意。

“走走走快走”看到這局勢,幾個人又變成縮頭老鼠,急匆匆的走了。

“許落媛,你這個賤人,你敢打我?”林婷兒話音未落,便又被扇了一巴掌。

自知打不過許落媛,林婷兒識趣的朝前廳跑去。

“姐姐,你太沖動了!林婷兒,肯定要去告我阿母了!”林穎倒是還關心她。

“無妨,那就試試看,誰贏得過誰!蓮珠,我們走!”

三個人剛到前台,便看到林婷兒哭哭啼啼的跪在廳中央,大概是在將事情講了一遍,當然,肯定將自己摘得乾乾淨淨的。

“許落媛,你為何要打婷兒?婷兒隻不過是跟她的姐妹開了幾句玩笑,你竟下如此重手!”章舅母氣得摔杯子,許容德的臉頓時一黑。

林清惠趕緊去扶林婷兒起來。

“蓮珠,扶母親回椅子坐著”許落媛看著林清惠這個模樣,氣得站不穩了。

“是”蓮珠力氣大得很,一下子將林清惠拉回座位。

“舅母不妨問問,你女兒,說了什麼!”

“她能說得了什麼?她不過是個孩子!她就同姐妹開開玩笑,她哪裡惹著你了?”章氏氣得拍桌子,全然無視了許容德這個地位最大的。

“開開玩笑?好!”許落媛一拍手“那我且問問你家女兒,非議長輩,對長輩大不敬,將我家的威望踩在腳下,你可知是何罪?”

“這未及笄的女童,一口一個白癡的叫,議論的還是她的姑父母!貶低我家父母,毫無家教可言!”

“還有,我父親,不是你口中的什麼東西!我父親,可是昭德將軍!聖上親封的名號!單憑這一點,我家的地位,遠高於你們家!我家願幫你家做事,扶持你們,是你們把你們看待成自己人!竟被你當做丫環來比較,質疑我家,質疑我父親,便是等同於質疑聖上,就憑這點,你九條命都不夠殺的!”

“侮辱長輩,不孝不敬,口出狂言,胡言亂語,目中無人,質疑聖上!這幾條罪名,要怎麼算!”許落媛說完,心裡一陣爽快。

“那,那婷兒還是個孩子啊!她就算再不對,也輪不到你來打她!”章氏開始撒潑了。

“你給我閉嘴!”林成輝直接朝章氏打了狠狠一巴掌。

林婷兒看到這局麵,嚇得腿軟,癱坐在地上瑟瑟發抖。

“看來,小舅子一家,對本將軍一家有很大的意見啊!”許容德沉聲道。

“不敢不敢,我敬佩姐夫還來不及呢,哪敢會有意見,都是我教育不周,這兩人,姐夫要如何處罰。便如何處罰吧!”林成輝氣得渾身發抖“實在不行,我也可將她倆,放到莊子上自生自滅!”

“哎呀,小孩子嘛!打打鬨鬨正常的,冇事的!”林清惠不合時宜的說道。

“母親若是覺得正常,便可先行離開了,我回府,必定給您叫一下大夫!給您好好調養一下!”許落媛一聽,火氣又蹭的上來了。

“那就看我的女兒,要怎麼處理了!”許容德在心底誇了許落媛幾萬次“我女兒說如何,便是如何!若不是她,我還不知道,你有這麼好的一個妻子和女兒呢!”

他早就看這母女不爽了。

以前總是打壓她的寶貝女兒,他不好說破,現在,她的女兒可厲害著呢,看誰敢惹!

“那便掌臉吧”許落媛朝蓮珠使了個眼色,既然爹爹發話了,那怎麼能不聽?

“林婷兒掌臉20,罰抄道德經100遍,且給我背下來,五日後,我便來檢查,蓮珠,開始吧”

章氏一臉怨恨的看著許落媛。

“舅母不必怨我,要怨還是怨你自己,教女無方吧”許落媛看向章氏,毫無畏懼之感。反倒如野獸看見獵物般直勾勾的盯著她。

蓮珠以前就看著自家小姐被林婷兒欺負,心裡便憤憤不平,以前小姐性子懦弱,但現在可不同了,現在誰敢惹她家小姐,那就等同於送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