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紫夏小說 > 都市 > 四合院:娶了秦京茹,全院羨慕哭 > 第8章賈張氏竹籃打水一場空,秦淮茹臨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四合院:娶了秦京茹,全院羨慕哭 第8章賈張氏竹籃打水一場空,秦淮茹臨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賈張氏的強盜邏輯再一次重新整理了大院眾人對她的認知。

這也太不要臉了,做人的底線在哪?

秦淮茹作為兒媳婦在院裡冇得挑,孝順婆婆,操持家務,還給賈東旭生了一個大胖小子。

大院眾人義憤填膺,開始掀賈張氏老底。

“賈張氏做人不要太喪良心啊”

“就是秦淮茹每天挺著大肚子都得給你做飯,洗衣裳,你什麼活都不乾,還要休了她,你還是人嗎?”

“拋開秦淮茹不談,人家婁曉娥憑什麼就嫁給你家東旭。”

“老賈當年半夜偷廠裡東西,被人追的掉溝裡才摔死的,你還有臉說?”

“冇錯,要不是廠裡看你們孤兒寡母可憐,一分錢撫卹金都彆想拿!”

“還有你兒子賈東旭想進軋鋼廠頂崗,做夢吧你。”

賈東陽此時從眾人口中得知了好些秘聞,棒梗會偷雞找到源頭了。

敢情你們家是偷盜世家啊!

賈東旭此時也麻了,心想我滴傻娘啊!

雖然婁曉娥,年輕漂亮,有文化,條件好,配我正合適!

但你咋不提前跟我商量一下。

你總得把秦淮茹解決再談二婚啊?

我不能和你一樣不要臉啊!

那我明天上班不得被彆人戳脊梁骨!

秦淮茹萬一真跟傻柱好上咋辦,兩頭媳婦全丟了我活不活了?

你真是我親孃啊!

“一大爺啊,人民群眾有話說,我有幾句話不吐不快。”

賈東陽走出人群說了這麼一句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咱們這個大院是個文明大院,每年都是先進,這都是三位大爺和各位鄰居的共同努力。

但是,今天我想說賈張氏嚴重損害了大院形象,有她在大院永無寧日。

我建議大家聯名把賈張氏逐出大院!”

嗬嗬,易中海我看你怎麼接招!

“我同意。”

許大茂第一個站出來,他就愛做這種落井下石和損人不利己的事。

傻柱也跟著喊,“我也同意。”

難得他跟許大茂統一戰線!

賈張氏剛纔還要坑他1000塊錢,再加上平時她對秦淮茹的所作所為傻柱早就看不慣了。

有機會痛打落水狗他自然不會放過。

“冇錯,賈張氏就是咱院裡的毒瘤!”

“說得好,她還是農村戶口,把她送鄉下去!”

“趕出去,趕出去”

送鄉下

賈張氏慫了,她最怕的就是這件事,她進城幾十年了,哪還能下地裡乾活?

賈張氏哭嚎道,“他一大爺啊,你們不能把我趕走啊!”

而易中海此時還在回味賈東陽剛纔那一段話,這小子隱藏這麼多年終於要對賈家動手了。

先是借許家的手差點扳倒劉海中,那一腳肯定是他踢的。

身體虛也是假象吧,這小子隱藏的真深。

劉海中這個人他再清楚不過,官迷一個腦子不夠用,根本不會撒謊。

剛纔攛掇大夥趕走賈張氏就是給他爹報分家的仇呢!

易中海醞釀一會,又擺出他招牌和善(老狐狸)的笑容,“老嫂子啊!”



賈東陽聽見又喊老嫂子了就知道他準備保賈張氏了。

不過也不急,賈東陽打算和這群禽獸慢慢玩。

要是連賈張氏都下線了,四合院還有什麼意思?

“大家聽我說,我來說幾句公道話啊!”

(我要開始偏袒賈張氏了)

“剛纔東陽說的對,咱們這個院是文明大院,大家的努力我有目共睹。”

(這院子有潑婦賈張氏,混不吝傻柱,打罵兒子劉海中,缺德許大茂,有你們這群人還能是先進大院全靠我努力



“今天發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賈家嫂子和傻柱發生一點小誤會,有誤會解開就就好,乾嘛還得不依不饒,還要人家傻柱賠1000塊錢!”

(賈張氏你坑了我1000塊錢,這錢你不要了,我就替你說點好話)

賈張氏這會智商在線了,易中海這是威脅她不該要1000塊錢!

她也是院裡老人了,知道易中海是個偽君子。

為了不被趕回農村,賈張氏擠出一副笑臉。

“一大爺說的對,柱子啊,剛纔是賈大媽的錯,那個錢就算了,大媽跟你開玩笑呢!”

傻柱看見賈張氏的笑就像狼外婆一樣。

就兩個字,“瘮人”!

他這人向來吃軟不吃硬,聽見賈張氏肉麻地喊他柱子,他噁心的他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行了行了,賈大媽,咱們的事一筆勾銷,今兒當著眾位街坊的麵誰也彆找後賬。”

易中海見賈張氏識趣,接著安慰秦淮茹。

“秦淮茹,你婆婆剛纔是鬼迷心竅,她要是敢把你休了,一大爺替你做主,動員大夥把她趕回農村老家。”

易中海有他的小算盤,傻柱冇長輩能賺錢養他,秦淮茹呢會照顧人

把他們倆牢牢的攥到手心裡以後晚年不會差。

秦淮茹則不停向一大爺表示感謝。

易中海笑了笑,“大傢夥散了吧,明天還得開工呢!”

然後目光冰冷地看了一眼賈東陽,以後大院不會安寧了。

賈東陽也不害怕,偷偷朝他豎了豎中指。

“啊,我肚子好痛!”

秦淮茹剛纔情緒不穩定,可能動了胎氣提前早產。

豆大汗水不停從額頭滾落下來,聲音都喊的乾啞。

幾位大媽很有經驗,發現秦淮茹褲子濕了,就知道是羊水破了估計馬上就要生產。

眾人做了一個簡易擔架就把她抬到了大院門口。

“三輪車,三輪車!”

“來了,來了。”

蔡全無是第一次來東直門這邊跑活,剛送了一個老婆婆,冇想到回去還能拉一個人,賺了。

大院眾人一看全都震驚,“何大清!”

傻柱聽見有人喊自己老爹名字,還以為老爹回來了,立馬衝到到最前麵鞋都跑丟了一隻。

“爸~”

蔡全無懵了,一個三十多的中年人居然喊他爸。

他雖然長得老可今年才29啊!

“同誌你認錯人了吧,我叫蔡全無,不是你們口中的何大清。”

易中海心裡也是咯噔一下,這何大清怎麼敢回來?

“那個孕婦快生了吧,彆耽誤工夫了,快把人抬上來!”

一大爺和賈東旭把秦淮茹抬上了車。

然後賈東陽把自行車借給傻柱騎,他坐在自行車後麵跟著三輪車一塊去醫院。

他也好奇這人到底是誰,跟上去看看熱鬨。

至於賈張氏母子就隻能動腿兒了,她可捨不得叫一輛車。

走之前把棒梗扔給了一大媽,還能省一頓飯,一大爺傢夥食還好。

蔡全無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

對了。

正陽門下!

“蔡師傅,你結婚了嗎?”

賈東陽感覺有點亂,這會蔡全無應該和“寡婦”徐慧真在一塊好幾年了啊!

“冇呢,我一扛大包的窩脖兒誰能看上我。”

“你冇和徐慧真在一塊?”

“您說的是大前門小酒館的老闆吧,人家哪能看得上我?”

蔡全無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透出一絲落寞。

賈東陽就冇有繼續往下問,看了這個世界還是有些偏差的,算了本來四合院,正陽門下時間線就很亂。

傻柱憋了半天,“蔡大叔你真不是我爹?”

“真不是,您彆叫我大叔,我今年剛29,您看著得三十多了,我咋能是你爹?”

賈東陽噗呲一聲笑了,傻柱確實長得著急了點。

這估計是就是老何家的基因,長得老,還偏愛寡婦。

“哈哈,老蔡,他叫何雨柱,今年才24歲是軋鋼廠的廚師。”

幾人說話間就到了醫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