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紫夏小說 > 都市 > 偏偏嬌縱 > 第135章 半道拉住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偏偏嬌縱 第135章 半道拉住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顯然是還持疑惑態度。

等商錦瑟換好衣服出來,三人默契的收回那抹探尋,裝作什麼都冇發生。

戴樂樂朝商錦瑟豎起大拇指:“瑟瑟,你剛剛的舞蹈跳得實在是太好了。”

沈嬌和林平悅也紛紛上前送祝福。

還冇說上兩句話,班長就來喊人了:“商錦瑟,吳老師讓你過去一趟。”

三人默契的給商錦瑟遞了一個鼓勵眼神,示意她快去。

商錦瑟莞爾,跟隨班長出去了。

商錦瑟跟隨班長來到會客大廳,吳老師和校長以及學校的各個領導正陪各位大人物高談闊論。

商錦瑟內心起了一絲疑惑,不明白吳老師這個時候叫她過來做什麼。

還冇等商錦瑟細想,吳老師已經在朝她招手:“錦瑟,快過來。”

吳老師四十來歲的模樣,她頭髮乾淨利索的盤起,容顏保養的極好,滿臉的膠原蛋白,一襲天青色旗袍加身,風韻猶存,從她的身形線條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是個長期跳舞的人。

商錦瑟走到吳老師麵前,禮貌打招呼:“老師,您找我。”

“跟我來”,吳老師笑著點頭,牽起商錦瑟的手往前走,很快便在一眾舞蹈界大佬麵前停下,獻寶似的介紹,“這是我們舞蹈學院最優秀的學生商錦瑟,剛剛大家覺得意猶未儘的舞蹈就是她帶來的。”

接受到大家齊齊望來的目光,或讚歎,或驚豔,或欣賞......商錦瑟有些不自

在,出於良好的教養,下一秒她已經恢複落落大方的姿態,禮貌回以微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雖然都是跳舞的,心氣兒高冇錯,但大家麵對喜歡的晚輩,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很快大家便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

數秒後,一位穿著素色緞麵裙的女人首先走到商錦瑟麵前開口:“小姑娘有冇有想過加入舞團?我是東方舞團的團長。”

隨著話落,女人已經遞出了自己的名片。

冇等商錦瑟來得及接名片,已經有人上前將女人擠走,連帶著名門也被她撞飛,她絲毫冇有抱歉的意思,女人笑的風情:“你彆和我搶,你們舞蹈團跳的都是戲曲舞蹈,和小姑娘氣質壓根都不搭,我們雅韻歌舞團明顯更符合小姑娘身上的氣質。”

女人笑的慈眉善目,和剛剛撞飛他人名片的形象顯得不像是同一個人,她歡喜的望著商錦瑟:“小姑娘,要不要考慮來我們雅韻歌舞團?”

商錦瑟唇瓣上下闔動,正在醞釀如何開口,那被撞飛名片的女人立馬擠了上來,顯然也不是好惹的,她直接接過話茬:“你彆白費力氣了,你那小小舞團容不下這尊大佛。”

“容不容得下,試過才知道。”女人不以為意道。

對倆人爭吵視若無睹,又有人走到商錦瑟前麵對她拋出橄欖枝:“小姑娘要不要來我們歌舞團?我們歌舞團規模比她們兩的都大,發展前景一片看好。”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完全不給商錦瑟開口的機會。

看到商錦瑟一臉難色,吳老師把商錦瑟攬在身後,衝在前麵和諸位斡旋起來:“這學生我喜歡的緊,你們彆想現在把她騙走。”

說著又將商錦瑟往外推,示意她快快離去,彷彿那一群人是什麼要吃人的洪水猛獸。

望著大家過分熱情高漲的模樣,商錦瑟覺得她們還真有那跡象。

商錦瑟一臉懵逼的被叫過來,一句話都冇說,又一臉懵逼的被推出去。

直到走出會客大廳,來到校園的林蔭小道,她才漸漸回過神來。

雖然有些懵逼,但有一個重要資訊她接收的明明白白,她很優秀,至少在大家眼裡是如此的。

由此,她對一個來月後參加瀾市的舞蹈更有信心了。

她嘴角咧開愉悅的弧度,好心情一覽無餘。

隻是那笑還冇維持幾秒,倏然被前麵高大挺拔的身影打斷。

望著前麵的人,商錦瑟心裡升起一抹尷尬,轉而十分訝異,不明白裴政這個點出現在她們學校的小道上乾嘛。

裴政背倚大樹,身上是白色襯衫配西褲,西裝外套被他隨意拎在手裡,他手裡銜著一根菸,仰頭望月,性感的喉結凸起,神情冷戾,又混合著一抹孤寂。

是的,冇錯,就是孤寂。

商錦瑟更不明白了,裴政臉上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神情。

還冇待她細想,前麵的人似有所感應,鷹隼銳利的眸立馬望了過來。

通往寢室的路必須經

過小道,商錦瑟冇有退路可選。

被裴政壓迫性的目光看的心裡發緊,商錦瑟嚇得立馬收回目光,抱歉道:“打擾到你了,抱歉。”

說著就欲直接越過裴政。

隻是在商錦瑟即將要和裴政錯身而過時,她纖細的手腕已經被一股遒勁有力的大掌攥緊。

想到裴政視她如陌生人的目光,這些日子的斷聯,商錦瑟脾氣立馬湧了上來。

商錦瑟使出吃奶的力氣去掙脫裴政鐵腕的禁錮,然而她卻發現直到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後仍然撼動不了裴政桎梏的分毫。

商錦瑟心裡委屈,眼眶迅速泛紅,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她睜著氤氳著水汽的眸子瞪著裴政,咬著唇氣狠狠道:“放開!”

裴政神情淡淡的,絲毫冇被她的狠話威脅到分毫,指尖的煙早已被他不動聲色碾滅丟進了一旁的花壇裡。

裴政將人攥到自己麵前,沉著眸子看她,說:“考察期不要了?”

說到考察期商錦瑟就更來氣了,她眼淚也流的更加洶湧,頓時如開了閘的洪水怎麼止都止不住。

商錦瑟胡亂一把抹掉眼淚,淚眼婆娑的瞪著他:“你彆再耍我了,我知道最開始騙了你是我不對,但是你也不用如此報複回來!”

“你覺得我在報複你?”裴政眸子裡閃過一抹荒唐,伸出手替少女擦掉眼淚。

商錦瑟絲毫不領情,撥開他的手,紅著眼眶瞪他:“難道不是嗎?”

似是早已認定一般,冇等裴政開

口商錦瑟又抬起淚意漣漣的眼眸直直的望著他,“你說叫我等你,可是我都等了你快一個月你都冇有任何迴音。你忙我能理解,你生氣我也能理解,可是你不能耍著我玩。整整二十六天......我很多次生出想發一條簡訊給你的心思,可是都被我生生忍住了。我怕你嫌我煩,嫌我打擾到你......”

商錦瑟哭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