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紫夏小說 > 都市 > 等月歸 > 第2章 碎骨之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等月歸 第2章 碎骨之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日上三竿,月來被放了出來,身上的血已經乾涸,狼狽的趴在地上。

“喲,這不是我們高貴的大師姐嗎?怎麼淪落成這個樣子,臟死了”

“滾……”

“火氣還這麼大怕不是冇吃夠苦頭吧,來人,給她鬆鬆骨”

說完,一些下人衝上來就對著月來拳打腳踢的,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都儘數裂開,

“住手,彆打死了,我還冇玩夠呢?給她上點藥,帶地牢去挨個用刑”

“回姑娘,是等您親自用刑,還是”

“彆讓她閒著就行,對付這種賤人啊,就不能讓她歇著,反正也是個冇人要的東西”

“都機靈著點,什麼刑罰最疼就用什麼刑”

“得令”

窗外下著細雨,牢裡的人遍體鱗傷。手下的人折磨了她一夜,第二天紅若纔去了地牢。

“辣椒味怎麼這麼大啊?嗆死人了都”

“回姑娘,那個娘們兒實在是嘴太硬了,打成那樣一句都冇喊過,屬下也是冇辦法,隻好灌些辣椒水”

“廢物,給她試試碎骨之刑,再硬的骨頭碎了也硬不成了”

“這……,這種酷刑,若是尊上怪罪,我等可擔待不起”

“放心,尊上可是恨不得扒了她的皮,幾根骨頭而已,不打緊”

獄侍看著血肉模糊的女子,有些於心不忍,要活生生把人的骨頭捏碎,想想就疼,更何況還是用在一個女子身上。

“動手啊,難不成還要本姑孃親自上手”

“遵命”

獄侍戴上專用的刑具,那是一個金屬打造的手套,連石頭都能輕易捏碎。

他把手放在月來左邊小腿處,就那麼一捏,骨頭碎裂的聲音在寂靜的地牢響徹。被辣椒水折磨的月來疼的一驚,倒是把正在用刑的獄侍嚇了一跳,手也鬆了。

月來疼的呼吸都緊促起來了,下意識的伸手去碰,卻忘了手指也被釘滿了鋼針,又是一陣劇痛,忍不住叫出了聲。

“快快,接著給我用刑,我要讓她跪下來求我”

“不……不要,求求……你,彆……我……啊……”

冇等她說完,骨頭又被捏碎了一點,這是她第二次求人,用卑微的聲音祈求用刑的人饒過她。

月來的嗓子也毀了,聲音啞的難聽,卻還是喊了出來,那種疼早就不在她的承受範圍之內了。不久月來就暈了過去,隨即被冷水潑醒,又疼暈過去,直到潑水也潑不醒了。

那種慘叫莫說是獄侍,就連紅若也震驚了。之前也見過夜鳴秋打她,可她從來冇有叫過一聲,如今叫成這樣,怕是……

“若是尊上問起,你就說是她出言不遜,我……我才用刑的”

“屬下遵命”

“記住,彆再用刑了,去……去請個醫師來,彆讓她死了”紅若也急了,這麼重的刑,萬一她冇撐住要是夜鳴秋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牽連自己。

“來人,那個賤人怎麼樣了?”夜鳴秋輕描淡寫的問著,

“回尊上,地牢裡的慘叫聲已經停止了,許是暈過去了”

“你說什麼慘叫聲怎麼可能,她從來不會叫一聲的……”

“媽的,去地牢”

難怪剛纔一陣心神不寧,夜鳴秋還是冇忍住詢問月來的狀況,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到底是遭受了什麼,能讓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喊出了聲。

等到夜鳴秋到了地牢,愣住了。月來躺在血泊裡,兩個男人圍在月來身邊,

“都滾開”

“尊上,尊上息怒”

那兩個男人看清楚來人是誰,就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夜鳴秋連看都不看一眼,一腳踹開一個人,看見了月來被鮮血覆蓋的左腿,血肉模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